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有害垃圾 > 正文

新冠医疗垃圾去哪儿了?贴特别条形码每袋可溯

来源:未知 编辑: 时间:2020-03-25

  

  中山三院的保洁员给接诊120的车进行卫生保洁及消杀处理。

  

  疫情期间,医护人员在医疗救治一线战斗,与他们并肩作战的,还有一个少人关注的群体:医院后勤的物业工作人员。在病房清洁、消毒、核酸检测样本运送、医疗垃圾收送等工作中,他们发挥了重要作用。

  

  医院的清洁、运送、消毒工人怎样应对这次疫情?新冠医疗垃圾怎样消毒处理?近日,南都记者采访了定点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和非定点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多名清洁工人和物业工作人员。

  

  科技手段处理医疗垃圾

  

  过秤后数据直通处理中心 贴条形码可溯源

  

  平均每天约140公斤,最高日产量约245公斤——这两个月来,中山三院产生的新冠医废数量超过了4000公斤。

  

  这些新冠垃圾,是由许华平和同事们一趟一趟收下来的,“隔离病房一天收两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发热门诊就一天六次,每四个小时收一次,都要消毒,打包统一送到暂存点”。

  

  许华平此前已经做到物业公司的主管岗位,这次疫情中,他回到一线,成了一名医疗废物运送员,专门收垃圾。去隔离病区收垃圾需要穿防护服,在楼里可能只需要半小时,但加上穿脱防护服的时间,每次就需要一两个小时。

  

  运送垃圾的工作,除了专业的“鹅颈结”打结技术、消毒、分类存放,还有一个重要的部分是记录重量、办理交接。让许华平骄傲的是,他们用的垃圾收运车上配备了wifi自动秤,每一袋垃圾上秤之后,重量数据可以自动录入物业后台系统,并与它们产生的科室、时间匹配,产生系统的可追溯的数据,最终直接与垃圾收运和处理中心对接。

  

  这份数据怎样产生?每天上班前,隔离病区的保洁工会拿到不同科室专属的条形码,打包垃圾时贴上相应的条形码,收运员收运下楼后,扫码、过秤,重量与溯源数据就自动上传了系统。在垃圾产生量较多的手术室、ICU,还会有固定的wifi秤配备,随时可以称重录入。

  

  中山一院的物业工作人员在医疗垃圾桶沿打孔,以便之后用扎带密封。

  

  在中山一院,泰科物业驻中山一院项目经理刘柳英和同事们自己发明了一种密封方法,希望为医疗垃圾加多一层安全保障,即把收运垃圾桶桶沿打上孔,一桶装满后,用扎带穿过孔固定住桶盖,整桶拉走,交由处理中心处理。

  

  在广州,这些医疗垃圾都交由广州市唯一一家医疗废物收运处置机构——广东生活环境无害化处理中心进行集中处理,而泰科公司的医疗废物转运系统已与该中心实现了数据对接,医疗垃圾的院内转运、院外处理都实现了一条龙的信息化管理。

  

  在隔离病区当清洁工

  

  穿防护服工作4小时 每次出来衣服全湿

  中山三院的保洁员在消杀之前穿防护服。

  

  “主要是穿防护服做事不太方便,因为它很密封、不透气,只要一动就全身都是汗,我们每次出来衣服就全都是湿的,其他工作都习惯了,也没有什么”,中山三院的保洁人员黎军云在医院干了20多年了,之前在感染科,这次疫情中,她主动报名到隔离病区工作。

  

  每天上午7点至11点是她的班次,用半个小时穿好防护服,进去隔离病区里拖地、洗厕所、擦台面、收垃圾,遇到病人出院就进行消毒、换床单等。

  

  下班后,她不回家,和一名同事一起住在医院一处特别辟出的宿舍里,即使排休也不回家,以防把病毒带到院外。从2月4日进驻隔离病房开始,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怎么见家人了。

  

  谈起工作,黎军云讲得平平淡淡,因为感觉工作内容大都是之前在感染科一直在做的,旁边有人帮她补充:“其实她们做的都是很脏很累的活”。

  

  让她印象深刻、露出笑容的一件事是,有病人跟她们说“阿姨,你们辛苦了”,还给她们写了封表扬信。

  

  但头一次遇到这么紧张的疫情,说不紧张是假的,黎军云说,疫情期间的消毒工作比之前严格很多,加上穿防护服后全身汗,一开始很紧张的,但随着对病房环境、工作内容越来越熟,疫情形势也在好转,后来就“习惯了”。

  

  运送、消毒工作量剧增

  

  专人送核酸检测标本 高峰一天800份

  中山三院的消杀人员对急诊科楼层进行区域环境消杀。

  

  “因为这次疫情,我们新增了一个输送岗位,有六七个人每天专门负责运送咽拭子样本去进行核酸检测,还有6个人,专门背着消毒喷雾器做各类消毒”,泰科物业驻中山一院项目经理刘柳英说。在这家专门做医院后勤的物业公司,“输送”是基本工种的一种,和保洁、维修、安保一样,是一大类职位的总称。

  

  中山一院不是定点医院,但发现疑似病人、确诊至运送病人到定点医院之前,医院仍要设置隔离病房,进行大量疫情应对相关的工作,在医护工作之外,运送检测标本、公共空间消毒、准备备用宿舍、为援汉医疗队运送物资等工作,都由医院后勤物业人员来做。

  

  运送检测样本的工作,比想象中要辛苦、专业。刘柳英介绍,样本存放是用专用的箱子,运送的人要穿防护服,“院内是每半小时送一次核酸检测,院外是夜间每两小时要送一次到位于生物岛的金域检测中心”,由于后来核酸检测的范围扩大,需要检测的标本数量大增,最高峰时,每天会产生800多份样本,涉及的运送员越多,需要的防护用品也越多,他们干脆安排了六七个人三班倒,24小时不停地收集、运送样本。

  

  疫情时期,医院的各种消毒工作也成了一个专职岗位,刘柳英手下有6个人专职做这个。一接到调度中心的电话,消毒员立刻穿好防护服、背上20公斤的消毒喷雾器赶过去。

  

  有时候是去把疑似病人走过的地方消一遍毒,有时候是给疑似病人刚用过的专用电梯消毒,还有不少需要例行定期消毒的地方,比如每台电梯每天至少消毒10次,一些重点科室,比如重症监护室、急诊、手术室外面人比较多的家属等候区,都要在早、晚人少的时候进行喷洒消毒。

  

  南都观察团

  

  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社科院哲文所所长曾德雄:

  

  医院后勤管理应该成为专门学科

  

  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确是一场“总体战”,社会全员动员、全员组织,分成无数个系统,每一个系统又分成无数个环节,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都牵一发而动全身,都决定战“疫”的成败。医院后勤管理系统就是这样一个环节。医院后勤除了惯常的保安、设备维护、水电维修、暖通、餐饮、驾驶、护送、保洁、绿化、陪护、外送等以外,疫情期间突出的还有隔离病区保洁消毒、核酸检测样本输送、新冠医疗垃圾处理等。

  

  令人欣喜的是,医院物业显现了专业化水平,在原有医疗垃圾分类中特别新增了“新冠”分类,并每一袋垃圾上秤之后,立即形成可追溯的数据,这里的互联网运用是非常精到的。

  

  疫情对医院的后勤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无疑也会促使其更专业、科技含量更高。医院后勤管理其实应该成为一个学科,成为医学院校重要的专业门类。

  

  统筹:尹来 李文 游曼妮 采写/视频:南都记者 李文 受访者供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